首頁 專欄田溯寧正文

田溯寧:“萬物+”時代正在到來

給每雙鞋安裝傳感器,后臺有云計算、大數據,就能知道誰在穿這雙鞋,他什么時候在運動,運動到什么程度。有了這些數據,鞋的制造商可以做很多以前做不到的事情,如一鞋一生產、一鞋一定價,一人一服務,制造商就可能變成了類似現在的互聯網運營商。

日前,有著“中國Internet主建筑師”之稱的寬帶資本董事長田溯寧,在一場小范圍關于IT和互聯網產業未來發展的媒體分享會上,向與會人士描繪的新變革應用場景。

田溯寧首次用“萬物+”這個概念來整體描述他眼中波瀾壯闊的未來:“萬物+”是以萬物有芯片、萬物有傳感器、萬物有數據、萬物有智慧、萬物皆在線為基礎,人、數據和設備之間自由溝通,產品、流程、服務各環節緊密相連的全球化網絡。

從“互聯網+”到“萬物+”,技術基礎已具備

從1993年創辦中國第一家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的高科技公司亞信到現在,田溯寧堪稱見證中國IT和互聯網產業發展變革的“老兵”。

為什么今天提從“互聯網+”到“萬物+”?田溯寧認為,“萬物+”所需的技術條件已經具備。

首先是新一代網絡技術的發展。如全球范圍內低功率廣域網(LPWAN)、工業以太網、短距離通信等相關技術的快速發展。尤其是2016年NB-IoT(窄帶蜂窩物聯網)標準的確立和商用化,以其低成本、低功耗、廣覆蓋等特點,使聯接障礙持續降低,為“萬物+”興起提供了重要基礎條件。

其次是新一代物理及新材料技術的發展,使得萬物智能化成為可能。如今塵埃大小的傳感器能夠檢測并傳送溫度、壓力和移動信息,鹽粒大小的計算機就包含了太陽能電池、薄膜蓄電池、存儲器、壓力傳感器、無線射頻和天線。

同時,萬物智能化的成本也在大幅度降低。相比10年前,傳感器價格平均下降了54%,聯網處理器價格下降98%,帶寬價格下降97%,成本降低為大規模部署提供了商業化的可行性。

此外,最近幾年云和大數據的快速發展,以及人工智能技術的提升,使對數據的提取、存儲、處理、利用等能力大為提高。

“萬物+”是 “互聯網+”的深入和超越

田溯寧認為,與“互聯網+”相比,“萬物+”在互聯、賦能、協同、創新上有著質的飛躍。

“萬物+”時代,廣域網和短距離通信等技術的大規模應用,推動更多的傳感器設備接入網絡,形成了萬物互聯。根據思科公司發布的數據,在全球1.5萬億個終端中,目前僅有1%的終端聯網;在不久的將來,一切事物都將成為萬物互聯的一部分,預計2020年,全球將有超過500億的物互聯。

在“萬物+”環境下,無處不在的感知、通信和嵌入式系統,使物體成為活物,促成萬物賦能。賦能不僅賦予了物體以感覺,還賦予其采集、計算、思考、協作和自組織、自優化、自決策能力,產品、機器、資源、人有機聯系,進而形成高度靈活、人性化、數字化的生產與服務模式。

“萬物+”將打破垂直行業的“信息孤島”,將生產者、消費者、經銷者、管理者和調度者以及各種設備和服務都連接起來,帶動萬物協同,進而促進大規模開環應用的發展,形成新的業態,實現服務的增值化。同時,利用平臺對數據的匯聚,挖掘萬事萬物的數據價值,衍生出新的應用類型和應用模式。

在物理技術、數字技術和生物技術融合的新環境下,我們今天看到的新材料、納米技術、生物技術、可植入技術、數字化身份、物聯網、3D打印、無人駕駛、AR/VR、人工智能、機器人、區塊鏈、大數據等技術,都將集成到新的物質載體,并以此為基礎建立廣泛意義上的智能、聯接和協作,讓萬物創新成為可能。

“在移動互聯網來之前,大家沒有想到有這么多的創新,今天的共享經濟、嘀嘀打車,沒有移動互聯網是很難的。” 田溯寧說,“萬物互聯會帶來更大的想象力,如果物都能聯了,萬物要協同,萬物要創新,想一想都很有意思。”

“萬物+”將重構商業社會

“萬物+”的核心是實現物質系統與信息系統真正融合,數字世界與實體世界合二為一,以全新的價值創造能力,解決現實世界的問題與挑戰。

田溯寧認為,“萬物+”將重構各行各業,對工業、農業、服務業等社會經濟各個領域產生深遠影響,推動人類社會進入“信息物質文明”新階段——

“萬物+”推動生產方式、企業組織、產品模式等發生巨大變化,變革生產方式。“萬物+”重構“產品”的價值,更多企業借助植入產品的智能硬件和軟件系統滿足消費者的真正需求。

“萬物+”將實現員工再造,變革工作方式。智能機器、自然界面和可穿戴設備的進步,為企業發揮技術力量、善用人力資源帶來了新的機遇。

“萬物+”將構建“為我互聯”的新型生活消費方式,變革生活消費。隨著日常用品接入網絡,形成了眾多深入個體生活方方面面的數字渠道,包括可穿戴設備、互聯網電視、互聯網汽車及各種各樣的智能產品等。

“萬物+”所引發的變革極為迅猛,讓監管者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從而推動社會治理變革,核心公共職能、社會交流和個人信息都匯集在智能化、聯網化的平臺上。政府需要通過與企業和社會開展合作,共同制定規則,平衡各方利益。

“很多的場景我們以前真的是想象不到。” 田溯寧說,“我覺得只要便宜、連接,新場景就會被創造出來。”

中國將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萬物+”社會

各國都在積極應對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帶來的挑戰,如德國打出了工業4.0概念,美國拉開了工業互聯網大旗,中國提出了“制造2025”計劃。

田溯寧認為,作為前三次工業革命的后來者和追趕者,站在“萬物+”的新起跑線上,中國具備自己的優勢。

一方面,中國已成為世界最大的ICT生產國,制造業等傳統產業的智能化升級,為加速推動“萬物+”奠定了基礎。

另一方面,國內規模化消費和應用市場的興起,包括智慧城市、智能家居、車聯網、機器人、智能硬件等逐漸推動我們進入萬物互聯、萬物智能的新時代。

但同時,對于中國而言,推進“萬物+”還任重而道遠,這不僅需要新的網絡和信息基礎設施,也需要不斷重塑包括產品設計、工藝流程、機械設備、供應鏈管理、芯片和軟件等在內的所有能力領域,人才的知識體系和觀念也需要徹底重塑,面臨的挑戰數不勝數。

“在‘萬物+’時代,我們將處于一個沒有邊界的世界,傳統制造業、服務業、建筑業、醫療、農業乃至各行各業,都將被‘萬物+’重構。”田溯寧表示,“萬物+”生態系統的大門已經開啟,一個新的時代正在到來。

責任編輯:陳近梅

分享:
數博故事
貴州

貴州大數據產業政策

貴州大數據產業動態

貴州大數據企業

更多
大數據概念_大數據分析_大數據應用_大數據百科專題
企業
更多
单双中特准高手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