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專欄趙國棟正文

趙國棟:構建現代化農業體系的三個突破和三個平臺

構建現代化農業體系需要三個突破,和三個平臺。

第一個突破,要突破工業化思維局限,大規模、低成本發展單一品類的工業化養殖、工業化種植模式,不能滿足農業發展的需要。

農業各個物種是自然生態的一部分,共生共榮。在某個局部地區,如果單一物種占據了絕對優勢,就一定帶來生態失衡,抬高了生態成本。譬如東北地區飽受秸稈困擾,焚燒污染環境,尤其污染空氣;粉碎填埋,又影響土壤肥力;深加工利用,受制于成本和銷路,不成規模。江浙一帶,對于養豬出臺各類限制政策,主要問題,就是糞便污染了水源。其實,農業本無污染,本無廢物,只是有用的東西放錯了地方,無法充分利用。

工業化無疑人類幾百年來最偉大的實踐之一,相較于農業雖然誕生之日短,但卻極大的改變了人類生產生活的面貌。但是照搬工業化思維搞農業,卻是刻舟求劍、膠柱鼓瑟之舉。要是追究工業化思維的局限,就要從笛卡爾的方法論開始。

笛卡爾指出,如果要認識和解決一個問題,就是要研究這個問題的組織部分,仔細考察每個部分的特征。如果還不清楚,就進一步細分。學術界稱之為“還原論”。這種思考方法,事實上忽略了組成要素之間的相關聯系,缺少“整體論”的思維,須知,任何一個組成要素,都不具備整體獨有的特征。無限細分下去,看似離真相越來越近,其實離整體越來越遠。

因此,發展農業,不僅要采用笛卡爾的還原論,還需要尤其重視,中國哲學自古以來的就堅持的“整體論”。所以,我把這個思想方法上的突破,列為首當其沖要突破的東西。重視還原論,堅持整體論,那就是系統論了。

美國是工業化農業的代表。大家往往津津樂道美國農業的發達現狀,父子兩個人就能種植上萬畝農場。的確如此。但是大家忽略一個前提,就是美國的農業資源極其豐富。美國人均耕地是中國的5倍。美國可以簡單的把秸稈還田,然后土地休耕,利用自然降解、風化使得土壤恢復肥力。在中國,不具備這個自然條件。

突破農業發展思想桎梏,一個重要的表現,就是農業,不能再為美國馬首是瞻。中國的農業,必須走適合中國國情的道路。我們不具備學習美國經驗的自然稟賦。按照美國模式走下去,中國的鄉村,只有慢慢凋敝一條路。因為美國農業模式,根本不需要多少農民。沒有農民和談農村呢?

第二個突破,要突破所有權桎梏,利用數字重組,不追求萬物為我所有,但求萬物為我所用。不要在所有權歸屬問題上打轉,而是要把重點放在經營權的聯合上。在經營權聯合的基礎上,形成數字集中,經營統一,分布生產的大規模生產組織形式。解決農業規模化生產問題。

80年代之初,實行聯產承包責任制,落實了農民土地的所有權。激發了農民種田的積極性。解決了吃飯的問題。其實我們深究所有權,就會發現,事實上產權總是不完整的。尤其是到了大數據時代,有了數據和數據之間的連接,事實上形成了萬物雖然不為我所有,但皆可為我所用的能力。為什么還要圍繞的破缺的產權打轉轉呢?

大家對于產權問題的執著,往往都用農業規模性經營的必要性來說事兒。的確如此,農業要有競爭力,必須要有適度的規模性。但是現在一家幾畝地的現狀,豈不是制約了農業規模化之路?這些問題,放在大數據時代之前,是無解的。但是現在,可以利用數字重組的方式,實現經營組織模式上的一次飛躍。物理上,無論土地歸屬于誰,宏觀上總是分散的。被山川、河流、溝渠、道路、地壟等分割開來。也就是說,農業生產不同于工業廠房,可以集中在一個工業產業園區建設。農業總是分散在大地上。過去產權分散,造成生產分散的情況。這種分散不是地理的限制,而是生產力的局限造成的。

現在,農業土地的特性,完全可以實現分布式生產。分散式生產和分布式生產,雖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內涵相去甚遠。分散式生產,之間在規劃環節沒有協同,在種植之間沒有協同,在流通消費環節也沒有協同。也就是所謂的小農經濟。分布式生產則不同,從種養規劃環節開始,就是一體化的,在農資投入、流通消費等等環節都是緊密協同,如一個整體。

分布式生產,是更廣意義上的協同。社會化生產的高級表現形式。要支持分布式生產,那就必須要數字化技術,實現在農業產業的數字化重組。

數字重組,超越了產業重組的兩種常規手段,資本主導的產業重組和行政主導的產業重組。數字重組可以實現在所有權不發聲變更的情況下,大規模的聯合經營。這恰恰是時下農業最需要的重組模式,也是唯一可行的重組模式。

第三個突破,要突破企業、行業的局限。把一個“生態”作為一個經濟單元來經營。要認識到生態,就是新型的經濟組織,要圍繞這個新型的經濟組織,去考慮如何讓生態范圍內的企業,都獲得成長。

第三個突破,本質上是企業戰略的突破。螺絲殼里面做道場,哪里有回旋的空間呢?企業家格局需要從經營一家公司,擴展到經營一個生態。我的新書《數字生態論》原本命名“生態經營論”,就是這個意思。

經營生態,首先是站在生態整體角度來思考,其次要考慮為生態提供了哪些“公共品”服務。第三則是才是如何繁榮生態、擴張生態的問題。對于生態的認知,事實上是為管理學、組織學、微觀經濟學提供了新的研究對象。

構建現代化農業體系,這個三個突破至關重要。第一個突破事實上對于農業自身規律的再認識。第二個突破是對于限制農業發展的產權問題的再認識,或說農業生產關系的再認識。第三個突破是對于新型經濟體的再認識。只有在認知層面,達到足夠的高度。我們就可以進一步談談落地的問題。

概括而言,建立現代化農業體系,就是九字真言。“數字化、系統論、生態學”。生態學事關農業自身發展規律;系統論是農業發展的總體方法論;數字化則是實現現代化農業體系的基礎。總體而言,實現農業的數字化,需要三個相互關聯的信息化平臺來支撐:第一,農業資源規劃與決策平臺;第二,農業生產要素流通平臺;第三,農業生產狀態管理平臺。

農業資源規劃與決策平臺,主要解決農業物種之間組合問題。在給定的地理空間中,決定種植組合、養殖組合及其種養之間的量化比例。這個平臺即可以用于國家層面的決策,也可以指導微觀層面一個農場的經營。

?

農業生產要素流通平臺,需要解決農資、農機、農具、金融、物流、交易市場等農業生產要素和農業生產、消費各個環節緊密融合的問題。

農業生產狀態管理平臺,主要解決農業種植、養殖過程中的各類管理問題。有了這三個平臺,就是具備了數字化農業服務的基礎,簡稱數字農服。

?

從這個三個平臺現狀來看,農業資源規劃與決策平臺,處在原型驗證階段;農業生產要素流通平臺,最為成熟,支持了數千億資金結算和一千億的生豬交易。農業生產狀態管理平臺,進展參差不齊,各類玩家眾多,亟需整合的力量。如豬聯網在生豬養殖管理方面最為成熟。但設施農業管理系統,也才剛剛起步。

責任編輯:陳近梅

分享:
速讀區塊鏈
貴州

貴州大數據產業政策

貴州大數據產業動態

貴州大數據企業

更多
大數據概念_大數據分析_大數據應用_大數據百科專題
企業
更多
单双中特准高手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