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觀點正文

數據觀專訪|趙剛:Libra的價值在于推動傳統金融擁抱數字經濟

  近日,Facebook發布了新一期的季度報告,在報告中,Facebook向投資者發出風險提示,稱“Libra已受到多個司法管轄區政府和監管機構的嚴格審查,我們預計這種審查將繼續下去。此外,市場對這種新型貨幣的接受程度也存在著很大的不確定性。因此,我們不能保證Libra或我們的相關產品和服務將及時提供,或是否能夠提供。”

  Facebook在報告中Libra風險進行的披露,雖說只是根據相關規定例行的信息公開。并不能依此得出Facebook主導的Libra將會“胎死腹中”的結論。但至少也反映出Facebook正面臨的巨大壓力。畢竟,Libra計劃自公布以來,Facebook一直面臨著美國和海外政府官員的批評。

  近年來,有關數字貨幣的話題總能引起大眾的廣泛關注。全球幣圈的市場中有上千種數字貨幣,但尚未Libra卻是非常獨特的一種,因為截至目前,沒有任何一種數字貨幣是由像facebook這樣體量的國際化互聯網公司主導發行。

  Facebook計劃發行Libra的意義何在?數字經濟時代該如何看待Facebook發幣行為?如果獲得監管機構的許可,跨主權”的Libra將會對現有的世界金融體系產生何種影響?

  區塊鏈專家、《區塊鏈:價值互聯網的基石》的作者趙剛博士接受數據觀專訪時表示,相比Facebook能否成功推出Libra,主動對話監管機構,推動傳統金融擁抱數字經濟才是Libra的最大價值。

  以下是采訪實錄(部分有刪減)

  數據觀:Facebook發布了Libra白皮書,正式進軍數字貨幣領域,并聲稱將建立一套簡單的、無國界的貨幣和為數十億人服務的金融基礎設施。Facebook此舉釋放出哪些信息?這樣的布局有何意義?

  趙剛:先闡明兩個觀點。第一,數字經濟發展是大勢所趨;第二,發行數字貨幣這件事總要有人先挑頭,去主動嘗試。

  無論是從消費互聯網到產業互聯網的轉變,還是現在的工業互聯網以及物流金融演進,都說明我們進入了一個數字經濟的新時代,數字經濟時代發展同其他經濟發展脈絡落一樣,客觀上它的發展也需要一個數字金融的基礎設施作為支撐,而數字貨幣就是數字金融基礎設施的核心。

  從整個數字經濟的發展的角度來看,數字貨幣的出現能夠大幅提升在貨幣層面的運營的效率,并推動提升數字經濟發展的質量,實現在傳統經濟、實體經濟發展基礎之上的更大一個躍升。

  在這樣的一個趨勢下面,傳統金融基礎設施,包括服務商、銀行,也包括監管機構在面對數字經濟時代發展與變化時,顯得相對滯后,因而,數字經濟基礎設施構建進程緩慢。這是互聯網企業普遍所不愿意看到的,數字化進程的推進、數字經濟的容不得他們猶豫和等待。

  因此互聯網公司希望挑起這個頭來能夠成為數字時代的金融基礎設施的構建者乃至于主導者。數字經濟底下的鍋已經被蒸到熱氣騰騰了,特別需要有人來揭開這個蓋子,大量的互聯網企業都蠢蠢欲動,也包括國內支付寶、微信支付、京東白條都是國內互聯網公司嘗試的結果,雖然微信支付和支付寶本質上不是數字貨幣,但實際上,他們已經在國內的數字經濟金融基礎設施上起到了某種替代貨幣的作用。

  和支付寶、微信支付不同,Facebook是一個在全球擁有幾十億用戶的公司,在世界各國市場中的滲透,給予了他許多優勢。

  譬如,擁有分布于全球各地的龐大用戶基礎,存在跨國跨境止支付的場景需求;美國鼓勵創新土壤;以及Facebook的技術力量、知名度以及上下游合作伙伴等等。

  因此在傳統金融走得太慢的情況下,Facebook挑起這個頭,把蒸的火熱的“鍋蓋”徹底揭開。

  數據觀:為什么Libra協會總部設在瑞士,但在美國首先召開了聽證會?

  趙剛:美國是一個標桿創新的國家,也是一個金融行業發達的國家,美元在全球金融領域本身處于一個主導地位。從政策支持、社會接受方面,Libra有了一個較好的成長土壤。

  從加盟Libra節點的公司就可以看出,VISA、eBay、PayPal、萬事達、優步、booking等來自網上銷售、支付、風投各行業的巨頭公司,從整個數字經濟的發展生態上具有先天優勢。

  Libra雖然是將總部設在日內瓦,但其發起公司Facebook是在美國土壤上誕生、成長的,其加盟節點也多是美國公司,并且綁定的一攬子貨幣美元占比也最大,毫無疑問Libra計劃的最大受益國家也會是美國,同時受到美國監管部門的制約也最大。

  數據觀:在美國召開聽證會上,Facebook和國會方面展開“激烈交鋒”,外界對此評價不一,如何看待這種交鋒?

  趙剛:我認為不應將這次聽證會視作為Facebook與政府部門的交鋒,更應該理解為與監管部門之間的一次積極對話,通過對話去推動數字金融基礎設施建設。

  Libra計劃中采用的聯盟鏈、掛鉤基礎貨幣等應用方式早在行業中已經投入了應用,并不存在獨特的技術創新。但相比比特幣等其他創新型加密數字貨幣,Libra的區別在于,它更為務實地與監管機構對話,因此聽證會也是的Libra一下到了最聚焦的核心。

  對于主權國家而言,不管Libra項目到最后是成功還是失敗,任何主權國家都是不愿意看到一家科技公司來挑戰自己的主權邊界。比如國內的支付寶、微信支付,雖然他們已經在某些領域代替了基礎貨幣,但他們始終在主權范圍內行事,沒有標榜他們是數字貨幣或是基礎幣。而Libra計劃卻是盯著基礎幣來的,它涉及了美聯儲等機構的職權范圍,作為一個私人公司,他來做這樣的事情,本身是否合法還有待驗證的。

  對于美國政府來說,通過Libra計劃也就意味著政治、經濟、軍事上的一次重大變革。但是變革所面臨的風險,卻并不是一家互聯網公司所能承擔的,因此他會比較慎重。

  數據觀:從行業以及國家安全的角度,Libra計劃對我國數字金融體系構建有何啟示?

  趙剛:基礎貨幣是各國維護經濟政治穩定的基礎,考慮到一個金融體系會對全球的經濟政治產生廣泛的影響,從這個角度來看,由各主權國來協商制定這樣一個金融框架會更為合理。

  基于此,我認為Facebook想要依靠Libra計劃替代原有的模式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現實的。但如果Libra計劃能促進世界各國主動擁抱數字貨幣,并在此基礎上為Facebook等互聯網公司拓展了發展空間,進而在商業上取得成功,這個可能性還是比較大的。

  中國在數字經濟、數字貨幣上的研究并不落于人后,甚至在電子支付方面的經驗還有優先于其他國家。但總體而言,我們國家是比較鼓勵區塊鏈技術在行業內的應用,在涉及數字貨幣上,還是堅持國家主導。

  所以,一方面,央行也成立了數字貨幣研究所,統籌力量對數字貨幣進行的研究。另一方面,國家對于如微信、支付寶這樣的國內的科技互聯網公司要求就會更嚴一點。在這樣的情況下,國內就沒有一家公司敢于像要建立一種無國界的數字貨幣,這樣以來就少了這方面的探索,短時間來看確實會在整個經濟時代的先導性有影響,但是并不是說謹慎就會落后。

  (趙剛:博士,北京賽智時代信息技術咨詢有限公司總裁,賽智區塊鏈(北京)技術有限公司創始人,賽智產業研究院院長。在信息產業和信息化領域耕耘15年,主持和參與了國家大數據(貴州)綜合試驗區實施方案,著有專著《區塊鏈:價值互聯網的基石》《大數據:技術與應用實踐指南》等。)

責任編輯:張薇

分享:
數博故事
貴州

貴州大數據產業政策

貴州大數據產業動態

貴州大數據企業

更多
大數據概念_大數據分析_大數據應用_大數據百科專題
企業
更多
单双中特准高手版